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首播

重播

张培德老师和同学们合影

张培德老师和同学们合影


 

    张培德

    男

    甘肃省文县铁楼藏族自治乡寨科桥村学校

    简介:“我的学生里出了大学生。”张培德的语调忽然明快起来。他说他教的学生中,已经有12个考上了大学,他们分别在天津、江苏南京、山东、甘肃兰州、甘肃天水、内蒙古等地上学,有念医学院的,有念建筑设计专业的,“都很有出息”。这些学生在放寒暑假时,常来看他和学生们。

    40元,19年,一个乡村教师的故事

    我所在的甘肃省文县铁楼藏族乡寨科桥村小学创建于1992年,当时没有学校,村干部带动广大群众集资、献料、投工、捐款,不到一年学校建成了,当时县教育局聘任我为寨科桥村小学代课教师。为什么呢,因为公办教师很缺,人员非常紧张。

    当时我就任教一到三年级学生课程,每学年学生统考,学习成绩突出,又增加到四年级。由于我教的学生优秀,引起了主管部门的重视,家长的好评,县教育局随后又请了一位教师,接着又增加了五、六年级,加上外村转来的学生,寨科桥村小学的学生数增加到一百多人。每学年学生抽考,成绩都名列前茅,我每学年被评为县级优秀教师、扫盲先进个人等称号。2007年,县教育局请来的那位教师,因嫌工资少离开了学校,整个学校就又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从1990年任教到2009年,已经19年了。我是中师文凭,但至今还拿着每月40元的工资待遇,一年是400元(放假没有工资)。我已经由青春少年变成了中年人,家庭经济特别困难,住房紧张,又加上大儿子明年参加高考,两位老人70多岁,生活实在无法维持,再加上爱人体弱多病,给家庭带来特别大的困难。我希望有爱心的兄弟姐妹伸出援手,使我走出困境,为教育事业继续奋斗,多奉献。

    这是甘肃省文县铁楼藏族乡寨科桥村小学惟一的老师张培德写的自述材料,写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学生作业本上。在和记者交谈时,张培德总是腼腆地笑,不太肯说自己的难处,村长马文革忍不住插嘴:“我能提个请求不?我希望有好心人来帮帮张老师,让他安心教书,别让我们的学校没了。”
过路人成了老师

    得知张培德的事情纯属偶然,他是记者的同行曹保印先生在做一个地震灾区学校行的专题时碰见的一个老师,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坚守在四处裂缝的贫困乡村学校里的老师,19年拿着40元一月的工资,这位老师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

    找到张老师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半,热闹嘈杂的孩子声音里,他很不好意思地请记者等他半小时,“要给孩子放学。路不好走,每家每户都送到了才行。”

    寨科桥村小学现有一个班,26个学生,分别上着一二年级,都由张培德教。每天早上7点,他就来到学校早早做好准备,挑水、抹桌子、擦黑板,等着8点上课。一二年级混合着教,一拨孩子下课他得接着上另一拨的课,12点休息。下午两点过10分再上课,直到4点半放学。一日复一日,45岁的张培德干了19年。

    他至今都记得来到这个村子的第一天。“我老家在离这一天路程的另一个镇上。1989年的一天,我刚毕业和人家学做生意,中途经过这个村子,这个村里大姑娘、小伙子,包括孩子,没有一个上过学的,都不识字。聊天的时候,他们说,要不你给我们上上课,教个字认认?我上学时成绩很好,很喜欢学习,因为家里的原因没能继续念下去,所以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

    第二天,张培德没有走。没有学校,寨科桥村却多了个老师。

    种花椒的老师

    “闹,怎么不闹?家里人想不通啊,有生意不做,离乡背井的当老师。”张培德笑呵呵地,一点看不出来苦恼,“就是回家远了点,每次要走一天。”

    1990年,张培德开始在借来的民房里给学生上课。1992年,乡亲们在村干部的组织下,一砖一瓦盖起了寨科桥村小学。同年,文县教育局聘任张培德为寨科桥村小学代课教师,月薪40元。19年,这个薪水至今没有变化过。

    “弟弟骂我傻,骂我太老实,要我别教书了,出去找活干。”张培德轻轻地摇摇头。据马文革村长介绍,村子里的年轻人有去城里打工的,做“大工”,就是当工人,一天最好能拿到120元。

    只有张培德的妻子一直支持他,让他教书,“教一个娃算一个娃”,她在外面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就是这样,上有70多岁病中老人,下有一个念高三的儿子和一个念初一的儿子,张培德的生活相当窘迫。“儿子在县城里住校,一年回来一次。”张培德说的县城,就是文县县城,离寨科桥村坐车有三个小时,车费要二十多元。“能省就省点吧,大儿子一年的学费住宿费要1000块多呢!”

    “学校放暑假时,我就有空了,种花椒。村里人匀出来的七八亩地,种花椒能有1000多块的收入……再加上妻子打工……”张培德又笑了,却结束得很突兀,大概是想起了自己的妻子。他的妻子外出打工已好几个月了,一次都没有回过家。看样子,也许是不想回家。没办法,家里太穷。这种担心,会不会成为现实,谁也不知道。
12个大学生

    “我的学生里出了大学生。”张培德的语调忽然明快起来。他说他教的学生中,已经有12个考上了大学,他们分别在天津、江苏南京、山东、甘肃兰州、甘肃天水、内蒙古等地上学,有念医学院的,有念建筑设计专业的,“都很有出息”。这些学生在放寒暑假时,常来看他和学生们。

    记者提出要给他的学生写来的信拍照,顺便拍一拍他那郑重其事贴满奖状的房子,他不好意思地笑,却不同意:“很破,不要拍了。”再三询问下,他才结结巴巴地说,去年地震时房子斜了,墙上全是裂缝,没钱,到现在还没修。


忽然想起了什么,怕记者误会,他抢着说:“学校没问题的,学校也漏了,到处是裂缝,不过现在学生借了村活动室上课,绝对安全。学校的房子也在修,是个好心的老板捐助的,他还捐了30多张课桌椅。就是大门还没有着落。”

    作为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的一项措施,文县教育局曾安排寨科桥村这26个学生去七八公里外的草河坝学校去上学,家长们没钱,路远,送孩子上学就得耽误大半天的工,没人愿意,这26个孩子就留在了这个学校,而张培德也继续做寨科桥村小学惟一的老师。

    他说,文县像他这样的代课老师有十几个,在铁楼藏族乡里就有四个,“大家都挺困难的。”末了,在马村长反复的鼓励下,张培德腼腆地说了自己的希望:“相信政府,耐心等待。”

责任编辑:郑路路

热词:

  • 一个
  • 乡村
  • 教师
  •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