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首播

重播

为学生擦药

为学生擦药


    “七月秋风起,八月秋风凉,九月冻死懒婆娘”,是当地广为流传的俗语。一年四季,这里有三季是寒冷季节,御寒成为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学校不但没空调,连电暖器也用不起,只有一个土办法,就是为每个学生准备一个烘笼。用烘笼一要木炭,二是每天备火,这时曾庆祥家里的60多亩责任山又作贡献了。他的责任山一不搞楠竹低改,二不搞林药间作,除了没时间去侍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任杂树疯长,以便取柴火,烧木炭。村里干部群众初略匡算一下,仅因为每年取柴、烧炭,他家就要少收入上万元。
    生烘笼也很麻烦。只要是冷天,每天晚上10点钟曾庆祥和黄光亮(此前是罗绪尧)两位老师就要轮流生好火种。第二天天不亮,他们便一起进入柴火房,一只一只地为几十只小烘笼分好炭火,并用炭灰盖好。这个过程干得快也要一个多小时,干完活儿,两人都是一头炭灰和汗水。
    在山村的低幼年级寄宿制小学,老师是特别辛苦的,早上5点半钟起床,晚上11点半以后才能上床,夜里还得起床几次照顾学生。如果学生半夜生病,曾庆祥不是背着学生赶十几里路去村卫生所看病,就是将医师请到学校来。在冰冷的冬夜,他的衣服被汗水浸湿后竟能结成冰块。
    为了应急,原本懂得点土医土药的曾庆祥还努力学习医疗卫生知识,一本《农村合作医疗手册》硬是让他背了下来。只要有机会与乡村医务人员在一起,他总有问不完的问题,还跟着罗绪尧老师学采集中草药。平时听见哪个学生打喷嚏、咳嗽,或看见谁流鼻涕,没精打彩,曾庆祥总要将他拉到身旁仔细询问,必要时给熬碗预防汤,吃一片预防药。
    有一名学生脚肌肉萎缩,根本不能走路,从学前班到小学三年级,曾庆祥硬是背了他4年,让他吃在学校,住在学校,学在学校,还坚持用土医土药为他治疗。如今这学生已经能自己走路了。“要是没有曾老师,这个孩子一切都完了”,孩子的父母感激不已。
    高桥一对夫妇在外地打工,就把6岁的儿子交给了学校。因为村里的老人说:“孩子到了曾老师那里,就像进了保险柜,什么事都没有。”
    就是凭着群众的信赖,南华小学所辖的3个村,家家都主动送孩子上学,学生入学率、巩固率、合格率年年都是百分之百。
这样做不累吗?在曾庆祥的日记里我们找到了答案:“学生是我们教师的一切。理所当然,学生的冷暖、学生的苦乐、学生的成长是我永远的牵挂。”29年来,曾庆祥一直这样鞭策自己。
    “曾老师总是把课堂看成战士的战场一样,每堂课他都认真对待,从不马虎。”
——同事这样评价曾庆祥

责任编辑:鞠战鹏

热词:

  • 乡村教师
  • 教师
  • 老师
  • 曾庆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