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首播

重播

分菜

分菜


    耕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命根子。曾庆祥家总共只4亩多耕地,建学校就用去了3亩多,今后生活怎么办?况且,地里种的后朴等药材都已有一两米高了,三五年后,就会变成一沓沓红花花的票子,现在全部砍掉岂不可惜?情急之下,向来支持他工作的岳父指着曾庆祥的鼻子骂他是“败家子”,妻子罗绪成则一气之下躲回娘家去了。
    其实,罗绪成又何尝不知道丈夫的心事呢?她气的只是丈夫的自作主张。
    从1979年2月担任民办教师起,20多年来他在这3个村的简易小学都担任过教师。但这些学校都只有两间干打垒的房子,一间作教室,一间住教师。师生没有任何活动场地,连广播操也没地方做。学校的简陋一直是他的心病。
曾庆祥的妻子与他是同村人。丈夫当了民办教师后,妻子心甘情愿把几乎所有的农活都包下来,全心全意支持丈夫工作。学校缺这少那时,她二话不讲就会送来。
    “他做梦都想建一所好学校,一所学生喜欢、百姓满意的学校。”风波很快平息了,事后妻子这样向别人解释。
    当地干部、群众都说,曾庆祥是举家兴学,他献出的何止是几亩地,而是整个家当。县里还未搞远程教育布点时,曾庆祥夫妻将家里的电视机、DV等全部搬到学校,供师生使用。如今仅剩下的一亩多土地,也全部改种蔬菜,为的是让全校50多名师生每天能吃上一餐青菜。
    “又何止是全部家当,他家里所有的人,甚至连亲戚也都被卷进办学。”2002年8月新校建成后,全校49名学生全部住校,大的只10岁,学前班的只四五岁,谁来负责一日三餐,管理学生生活?当时3个村联席会议决定,按每月210元工资请一个人。但因为工资太低,而且难兑现,谁都不来,又是曾庆祥的妻子顶上来了,从开始到2006年,4年半没拿一分钱,全是义务劳动。直至2007年,县教育局按每月340元拨款,妻子才算有了一份工资。曾庆祥的两个妻弟跑运输,只要学校有事,不管是什么时候,也不管有钱没钱、钱多钱少,他们都会干得漂漂亮亮。
  “孩子放到曾老师那里,就好像进了保险柜”
——村民眼中的曾庆祥

责任编辑:鞠战鹏

热词:

  • 乡村教师
  • 教师
  • 老师
  • 曾庆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