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首播

重播

    乡村教师欧正金正在为孩子上课(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出差才5天,我4岁半的女儿就打来电话,说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你知道吗,我已经得了13朵小红花,是班级里最多的!那一刻,我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落下来,不是因为想念女儿,而是想到我认识的那些留守孩子们,同样如花般的年龄,他们对于父母的等待是一年甚至更长,他们不会跟妈妈炫耀自己又增长了一个新本领,更不会在和小伙伴吵架时赌气地说:“看我爸回来怎么揍你”。他们就是这样,独自一个人欣赏着自己的成功,承受着只属于自己的悲伤。好在,在他们身边,还有着那么一群人,像父母一样默默地照顾着他们,那就是乡村教师。

    这是一个独特的升旗仪式。每天早上九点钟,欧正金老师都会准时来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爬上这个将近6米高的电线杆上,把这面国旗插上去。

    这面国旗就像学生们集结的信号,看到国旗飘扬孩子们就会向学校进发,大山的苗寨里孩子们住的比较分散,有的上学要走一个小时的山路,所以学校规定10点上课,为了让孩子们看到升旗,欧老师必须要在9点前赶到学校。

    说是学校,其实就是这间不到50平米的民房,40个学生在这里上课。由于学校离镇上太远,孩子们上学不方便,上级教育部门便留下了这个教学点,欧正金是这里唯一的老师。

    趁着孩子们还没来齐,欧老师和几个大点孩子先到山边的一个水井给大家挑水喝。

    欧老师:等下还有,慢慢喝,一个一个来不要抢每个人都会有的。

    记者:你一般一天得挑几次啊?

    欧老师:一般3次就够了。

    这些水不仅要喝,欧老师还得用它给一些小点的孩子们洗脸、梳头。她告诉我,村里穷,又没什么文化,青年人大都去娄底的煤矿挑煤。学校40个孩子有70%的父母不在身边,而老人们不是年纪大就是忙农活没时间照顾他们。所以上课前,她主要的工作就是帮着这些孩子们洗漱,让他们干干净净地走进课堂。

    小小的房间装着学前班、一年级和三年级三个班级,一个班读书,另两个班就要自习,互相干扰不说,这中间还不时夹杂着学前班孩子的哭闹声。

    记者:那刚才哄他那个是他姐姐吗?

    老师:是他姐姐。

    记者:你又当老师又当妈的。

    老师:没有办法,你不让她带,她又没地方放了。是吧?现在又是农忙季节嘛,又要插秧,她奶奶一个人,你不帮她带,没有人帮她带,她只好带到学校来。带到这里也可以读一点书嘛,要是她在家里只带妹妹,只带弟弟,一个字不读了。

    其实按照上级教育部门规定是不允许把孩子们带到课堂的,而这样的情况我在其它几个学校也看到,对于此,教育局长也很无奈。

    凤凰县教育局局长 段跃进:不能一刀切,没办法,她也只有带着上学,要不她要照看弟弟,她就只有辍学在家里面。

    也许是小孩子的哭声引起一些人的思念,三年级的吴继芳趴在桌上也跟着哭了起来。

    孩子:你哭你爸爸妈妈也不会回来,你爸爸妈妈要赚多钱才会回来。别哭了,好不好。你哭,事也不成,别哭了,如果爸爸妈妈知道你伤心了,你爸爸妈妈也会伤心的,别哭了好吗?好不好?你哭是让别人看笑话的

    孩子:老师,她刚才告诉我,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家里能够吃一顿团圆饭。

    记者:别哭了。

    孩子:有时我想爸爸妈妈我都是偷偷哭。

    彩玲跟吴继芳是好朋友,也是很早被父母留在家里。

    李彩玲:我满月了,我妈妈就把我甩到外婆家,我妹妹一岁多也把她甩在外婆家

    说到父母,一个“甩”字让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而对于这些自认为被爸爸妈妈甩掉的孩子,欧老师能做的就是像妈妈一样照顾他们,带给他们爱和欢乐。

    其实欧老师才只有40岁,而实际看上去的样子要比她的年龄大不少,现在她每个月只能拿到840元。欧老师说她的家就在这个村,家里只有1亩农田,收成只够吃维持生计,没办法丈夫几年前也跟着同乡去湖南娄底的煤矿打工。欧老师有两个孩子,儿子在县里读中学,女儿只读到初二就辍学了。

    记者:有没有为了自己的孩子,你也出去打工,你不教书了,可以多赚点。

    老师:不想,我的孩子就是一个,还有我们村还有很多,像我的孩子也是一样。那些大人什么都不知道,只有挑煤,主要是他们不认字嘛,所以我想我要尽我的力量,帮我这个村的小孩教他们,让他们懂得一点点知识,让他们大了后出去,是吧?不然好改变我们这个村,不然我这个村我看很难改变,什么都落后。

    欧老师告诉我,当年她是村里唯一的高中生,这里因为偏远贫穷,外地的老师都不想来,而如果撤点并校,孩子们就要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去镇上的学校,如果那样的话,恐怕村上就会有一些孩子失学了。于是,欧老师便一直留在这里,一教就是22年。她只高兴的告诉我,从村里走出去的几个大学生正帮着她联系支教的事情,这样孩子们就能得到更多的知识了。

    在孩子们的要求下,我也客串一次支教老师,教他们读课文,陪他们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看着孩子们那么开心的样子,我突然觉得欧老师真像个鸡妈妈,带着这些无助的小鸡们,即使他们的体育用品只有这些石头子儿做的布毽子,即使他们能背得起就是这个尼龙袋子缝成的书包,即使他们写字用的是已经快握不住的铅笔头,但他们就是在欧老师的带领和保护下,为了希望不断地努力着。

    我想,欧老师所希望的,就像这个学校的名字:早齐,那意味着,一个都不能少。

责任编辑:郑路路

热词:

  • 基层
  • 寻找
  • 最美
  • 乡村
  • 教师
  • 凤凰
  • 日记
  • 妈妈
  •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