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首播

重播

河北省泊头市卢樊庄小学教师樊秀峰,50岁,28年的教师生涯中,患强直性脊柱炎17年,始终坚守在教学一线,用自己的“直背”在三尺讲台上树起不屈的师魂。

心中的舞台

樊秀峰生长在一个教育大家庭,老父亲生前从事教育事业近四十年,在周围十里八村颇有“声望”。姐姐和弟弟都是教师。

1984年,21岁的樊秀峰高中毕业,在村党支部的推荐下,经过考试,子承父业也成为一名小学民办教师。“老师,就是好人的楷模,不能耽误孩子,”是老父亲从教一生的信念。父亲的言传身教,特别是毕业多年的学生来看望父亲,他们一起回忆当年上课的情景,从父亲脸上充满自豪满足的神态中,年轻的樊秀峰读懂了“老师”两个字的神圣内涵。

“以父亲为榜样,当一名好老师。”樊秀峰的人生坐标结缘三尺讲台。虚心向老教师请教,刻苦钻研业务,樊秀峰很快就成为学校的业务骨干。由于教学成绩突出,学校安排他年年教毕业班数学。三尺讲台是樊秀峰自由驰骋的舞台,家里似乎也成了教室,学生们时常在节假日来他家问问题、写作业。要是有一段时间,家里没来学生写作业,樊秀峰的心就会空落落的,像是少了点什么。

到了1995年,在教学一线不断探索的樊秀峰,经常感觉莫名的腰疼,以为是天天坐着备课、看作业累的,贴贴膏药,没当回事。可是,病症越来越明显,脊柱越来越僵硬。经医院诊治,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不得已,樊秀峰暂时离开了教学岗位,在家休息治疗。

“老师,您好好休息,病好了快给我们上课。”学生一天两、三次的往樊秀峰家里跑。家长们也来了,“樊老师,孩子们回去就念叨你。”离开讲台,离开学生,樊秀峰感觉一天的时间是那么漫长。早晨、中午、傍晚,学生们上下学,他就会拄着拐站在门口,看看孩子们。课间操的时间到了,他也会在院子里听那熟悉的广播操旋律。教学是他的全部,学生是他的中心。

在家刚呆了一周多,樊秀峰不听家人和学校领导的劝说,拄着拐回到了学校。“一上讲台,我就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周、两周、一个月……可是病症却越来越严重了,颈、胸、腰、双胯等处的关节越来越僵直,连在一起,樊秀峰成了“直背”人。

从此,樊秀峰失去了坐的“权力”,站着吃饭、站着看书、站着备课、站着批改作业……由于双跨关节僵直,双腿也开始萎缩,分不开叉,走路也由过去的迈大步变成一小步、一小步往前“蹭”。

不能耽误孩子

“不能因为身体,耽误了孩子们的学习。”家到学校,学校到家,“两点一线”成了樊秀峰生活的全部。

寒来暑往,家和学校500米的小路上,樊秀峰不知摔了多少跟头。一次,他像往常一样往学校“蹭”,刚出家门不远,脚下一绊,人直挺挺地摔在地上,头磕破了,满脸鲜血。当时没有一个过往的人,他不得不用手吃力地抓着地一点一点蹭到一棵小树旁,然后扶着树挺着“直背”吃力地站起来。到医院一查,轻微脑振荡。只住了一周院,樊秀峰就又坚持回到了时刻眷恋的讲台。

在常人看来,樊秀峰上课简直就是受罪。而在他自己看来,讲台就是心中的梦想舞台。由于身体不便,樊秀峰上讲台,先用手扶着讲桌,右腿向后弯曲抬起,然后身体转动90度,右脚才能踩上讲台,而后右腿蹬劲,带动整个身体上讲台。上课时,樊秀峰转头,也必须整个身子费劲地全转过来,板书也不能像常人那样从黑板这边写到那边,他只能把胳膊抬到黑板一半的高度,一只手按着黑板,另一只手在他的势力范围内书写。下课后,在办公室的床头靠一阵儿,就是他最大的休息。时间长了,办公室的床头被磨得十分光亮。回家后,樊秀峰第一件事就是“滚”到床上休息,总是等到妻子叫他吃饭才起来。虽是身体患病,但樊秀峰教出的成绩总是在全学区名列前茅。

樊秀峰用“直背”身体力行“教书育人”的教育理念,也潜移默化地对学生进行无声的教育。他所在的班级学生似乎特别懂事,课堂秩序从不让任课教师花费过多的精力,因为樊秀峰的心和孩子们的心是相通的。长期同樊秀峰搭伙的班主任马巧娥老师介绍,一年夏天下大雨,学生们都认为樊老师可能来不了了。快打上课铃时,樊秀峰在妻子的搀扶下,歪歪斜斜地蹭进了教室。打那以后,天气不好,不用说班里的大孩子就会主动到樊秀峰家里扶他到学校。

一次下大雪,樊秀峰和妻子打开家门,惊讶地看到从门口到学校被孩子们扫出了一条小路。这是孩子们怕樊老师滑倒,拿着扫帚,自发组织起来给樊老师扫的。望着孩子们冻得通红的小脸,樊秀峰眼泪直打转。更让人感动的是,下雪给樊老师扫路成为了“传统”,一届届学生就这样传递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