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首播

重播

    福建漳州芗城区浦南镇溪园小学林昆仑
    我是1976年9月开始登上教育讲坛的,一直在漳州市芗城区最偏远的乡村小学任教,至今已有35个年头了。从初尝教学滋味,到追寻教育精彩,我把自己的人生旺季全部献给了我最挚爱的教育事业,无怨无悔,体验到了“赠人玫瑰,手留余香”的教育幸福,也更坚定了“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的教育理想。尽管现已年过半百,但扎根乡村,潜心教育的理念始终不渝,我要把自己的一生全部奉献给农村教育,打造最美的乡村小学,让更多的农村儿童健康成长!
    溪园小学地处芗城区远郊,与市区距离近20公里,与浦南镇区隔江相望,交通极为不便,遇到洪水想要外出办事更是寸步难行。由于条件艰苦,许多教师都不愿跨过九龙江到溪园小学任教,而在校任教的老师也不安心工作,干不了一、二年,就想着办法调离这所小学。1976年9月,我有幸成为乡村教师一员,被安排在这所条件最为艰苦的小学任教,我想,我是农民的儿子,国家把我培养成为一名人民教师,我就要安心工作,从事“太阳底下最崇高的职业”,把知识传播给农家后代,让更多的农家子弟早日成长。
    农村的教师少,教学任务重,一个人往往要承担好几个班级的教学任务。初次执教,我虚心向有经验的老师请教,认真钻研教学大纲和教材,精心备好每一节课,写好每一份教案,努力把课上好、上活,尽量让学生听得懂、记得牢、学得快。教学中,我有意识地引导学生运用已掌握的知识,去揭示尚未认识的新知识。尝试“先学后教,温故知新”的教改实验,尽可能将数学知识与实际生活结合起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使学生由“要我学”转变为“我要学”,学生的学习成绩也大幅度提高。从担任数学老师的那一学年起,我的教学成绩一直位居学区前列。不少学生从溪园小学毕业升学后,都成为各中学品学兼优的学生。先后有十几位学生考上大学,有的还考上厦门大学、上海科技大学等名校,乡村里终于飞出了一群又一群金凤凰。
    由于教学成绩突出,1986年,我被任命为溪园小学校长,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从此往后,我更加努力工作,着力改善办学条件,提高教育教学质量。
    当时,溪园小学校舍破破烂烂,校园也不象个校园,是全区办学条件最差的一所农村学校。面对如此之差的办学条件,我紧紧抓住教育“两基”验收的有利时机,四处奔波,走访村两委和学区领导及镇有关部门,建议重建溪园小学,改善农村办学条件。一次次的走访,一次次的陈述,村、镇领导被我的真情感动了,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一所崭新的校舍在村边的开阔地拔地而起。校园绿化、净化、美化、教育化、艺术化,成为乡村一道最亮丽的风景线,顺利通过福建省义务教育标准化学校验收。
    学校的办学条件得到极大改善,为尽快提高学校教育教学质量,我严格按照国家颁布的课程计划和课程标准制定课程安排,保证各科的教学时间。抓教研、抓督促、抓课改,同时,想方设法与芗城名校——实验小学取得联系,借助芗城实小的实力,开展城乡手拉手联谊活动;与另一名校——通北中心建立“城乡共建”关系,吸纳市区优质教育资源,促进我校课改教学工作更进一步的开展;与芗城区文化馆建立艺术扶贫挂钩校关系,开设了音乐、舞蹈、灯谜、书法、绘画、钢琴弹奏6个科目,弥补农村艺术教育的不足。
    “让每个学生都成才”,这是我从教的最大乐趣,也是我孜孜不倦为之奋战的心愿。有一次,听说一位学生家长要把孩子送到外地打工,不让孩子来上课了。我闻讯焦急万分,连夜摸黑到学生家里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家长深受感动,最终打消了让儿子辍学的念头。学生林玲燕的母亲患有较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时常发作,到处伤人。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深入患者家中,向其家属了解病史,主动帮助联系医生,寻求治疗方案。后来,患者亲属想送她到康复医院治疗,但因家境贫穷,是村里有名的困难户,住院治疗的钱从何来呢?我知道后,带头捐款并发动全校师生奉献爱心,凑齐了四千元,并在镇派出所和村两委的协助下,把患者送进康复医院治疗。此事对林玲燕同学触动很大,她深受感动,学习更加勤奋,成绩突飞猛进。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岁月没有辜负我的人生选择。农村任教三十多年来,我多次被评为区级优秀教师、市级优秀农村教师、优秀党员等,学校也先后被评为芗城区教育先进单位、平安校园、实施素质教育合格学校、德育工作合格学校等。
    回首三十五年的从教生涯,平淡如水,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感人事迹,更没有什么显赫的成绩,有的只是平凡有加的教学琐事。但看到一批批学生学有所得、学有所乐、学有所长、健康成长,我欣慰无比,心比蜜甜。再过几年我就要退休了,但信念一如既往:我根在农村,爱在农村。把毕生的精力献给农村的教育事业,这就是我人生最大的快乐!”
责任编辑:光明网

热词:

  • 林昆仑
  • 寻找最美乡村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