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首播

重播

  南靖县奎洋镇上洋小学  庄巧真


 尊敬的领导,亲爱的同事们、朋友们:


 我常常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爱是什么?诗人说,爱是七色的彩虹,是清澈的泉水;圣经说,爱是永远的宽容,是恒久的忍耐;今天站在这个台上,我想说的是:爱是一腔沸腾的热血,是两肩沉甸甸的责任。


 我的父亲是一名山区小学老师,在他的熏陶下,从小我的梦想就是当一名人民教师。我想我是幸运的,那是1986年9月,我的愿望实现、我的美梦成真。那一刻,我的心里就埋下了一颗种子,它萌动不安,它有着神奇的力量。如果说学校是我生命成长的沃土,那么课堂就是我展示生命价值的绿洲。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在漳州市西北山区的南靖县,一个距离县城最远的小山村——奎洋镇上洋村,在三尺讲台上,我默默耕耘,留下了一串串坚实的脚印。


 从民师到转正,历经改革开放、经济大发展的年代,身边的老师走了一拨又一拨,爱人三番五次的劝说以及边远山区工作的艰辛,都没有动摇过我当好一名教师的念头。为了能胜任教师的工作,我从未中断过学习,我不但边工作边参加中师函授、大专函授学习,还利用业余时间大量阅读业务书籍,努力练习教师基本功。此外,我还经常向有经验的老师取经,学习教育教学的好方法。在积累了一定的教学经验后,也把自己的经验和做法毫无保留地和其他老师分享。25年来,我扎根边远山区——上洋村,坚守在农村小学教学第一线。我认真地上好每一节课,精心设计每一个环节,并且不放弃每一个学生。我深深知道“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只有对学生的感情深,工作才能细;方法对头了,效果才能最佳。长期以来,我对学生思想上谆谆教诲,学习上循循善诱,生活上关心体贴,经常利用课余时间给学生补缺补漏,和学生促膝交谈。上洋村的许多年轻父母常年在外打工,留守儿童们因为家庭教育失衡,行为习惯和学习成绩都比较差。对这样的学生,我更是关怀备至:雨天护送孩子上下学,身体不好就带着去看医生,晚上一有空了就去家访,嘘寒问暖,沟通谈心……


 学生庄松林、庄煜明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捣蛋大王”,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你今天找他谈心了,他很认真表示悔改,可用不了一天,他们就会故态重萌,很多老师提起他们都摇头叹息:“朽木不可雕也”。我偏不信这个邪,课堂上常常关注他们,时刻表扬他们的点滴进步,晚上常去家访,有时与他们的父母拉呱拉呱,教给一些家教常识,有时给孩子补补课,讲讲作业,水滴石穿,他们慢慢地改变了,进步了。现在孩子已经上了初中,每次教师节还会买花来看望我。我始终相信,当你付出了满腔爱的时候,你也会收获一片爱。班里的庄金益同学由于父母离异,父亲常年在外打工,奶奶又老了,没办法照顾他,与伯父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家人对他只有溺爱,缺乏管教,以至沾上抽烟、打架等恶习。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常常找他谈心、到他家里家访,像一个母亲一样去爱护他、帮助他、感化他,孩子被感动了,有一次他生病了,我带着他去看医生,并买些水果给他吃,他竟喊我为“妈妈”,我又欣慰又不好意思,但是,每次看着孩子们点滴的进步,快乐地成长,我都非常的快乐。我本着不让一个学生掉队的信念耕耘在教育的沃土上,用爱教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所教班级成绩年年名列前茅。
 对于学校交给的每一项任务都一丝不苟,即使家里有困难的时候我也尽量不惊动学校不麻烦领导。身患癌症后,我仍然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竭尽所能地为教好每一个乡村小学生而不懈努力着。因为我明白,“幸福,就是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我的根在上洋,我的爱在讲台。


    我记得罗丹说过这么一句话:“工作就是人生的价值,人生的欢乐,也就是幸福之所在”。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印证着这句话。我工作着,我快乐着。我用自己的脚步丈量着人生这条广阔无际的道路,我想,只要我孜孜求索的脚步不停歇,我脚下的路就会不断向前延伸。可是,命运偏偏和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2006年春季开学后,我身体老是不舒服,肚子阵阵作痛,去村医疗所打针抓药,都不见成效。学校领导、老师以及我的家人,看到我脸黄肌瘦,疼痛难忍的样子都劝我尽快到市医院检查。


    从医院检查完回来,尽管家人怕我会承受不了,不敢对我说实话,但我从家人的表情和小心翼翼的举止,猜出自己得的是不治之症——结肠癌,一种无法形容的痛楚深深抓住了我,我感到血液凝固了,连呼吸都困难。躺在病床上,我只觉得天昏地暗,大难临头,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天。想到我才四十三岁,儿子还在上高中,年迈的婆婆、母亲需要我照顾,我的书还没有教够,我真的不甘心,不甘心哪!老天对我太不公平了,我彻底的崩溃了,抱着被子大声地痛哭。但是,当我看到家人伤心、流泪,又为了我能尽快去医院动手术,费尽心思,到处奔走,四处筹钱时,我又想:如果我死了也许对大家都是一种解脱,不但家里不会因此欠下一屁股债务,而我也不用受到病痛的折磨。然而每次看到年迈的婆婆、母亲到处找偏方青草药给我医治、到处求神拜佛求我平安,看到丈夫对我细心照顾的样子,听到儿子、亲戚朋友、同事、邻居坐在病床前的安慰、开导,我又非常矛盾,觉得自己很自私。自己死了是一了百了,可是让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丈夫受到失妻之痛、让儿子失去母爱,对他们来说,是更加残酷的打击啊!想到这些,我放弃了死的念头,积极地配合医生的治疗。在医生的指导安排下,我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坚持做完了六次的化疗,身体终于有了阶段性的好转。在家疗养时,天天都有人来看望我,给我鼓励、给我安慰。突然有一天,学生们带了一大袋的水果来看望我,孩子们告诉我这是用他们自己的零花钱集资买的,袋子里还有一张纸片,上面写着:“祝老师早日康复!老师,我们好想你,你要多保重!”就在那一刻,我激动万分,热泪夺眶而出,那股爱的力量给我带来了无限的温暖,如同在黑暗中见到了光明,在隆冬里见到了艳阳。我觉得这辈子选择当老师,值了!我暗下决心,决不放弃生命,决不放弃教书,我要在有限的生命里尽我所能尽我所有给学生阳光,给学生雨露……当时,我毫不犹豫地告诉孩子们:“老师下周就回去给你们上课。”孩子们听了都欣喜若狂。


     可是回学校上课,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自己能支持得住吗? 家人会同意吗?当我对爱人说起我的打算时,他皱着眉头说:“你泥菩萨过河都自身难保了,还要保佑别人?”我说:“回到学校可以跟同事谈谈心,跟学生说说话,开开心心的总比闷在家里强,希望你能支持我!”爱人经不起我的再三坚持,就说:“只要你能开心,去不去由你自己决定,你这倔性儿我也说不过你。”我用同样的方法取得了婆婆、孩子及亲朋好友的理解。


     虽然如此,我八十多岁的年迈的婆婆因为放心不下我的身体状况,好长一段时间里竟然偷偷跟在我后面陪着我一同上班。天凉了,给我送来衣服;下雨了,给我送把伞……亲人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感动万分,学生的乖巧可爱更让我欣慰不已。拖着虚弱的病体站在讲台上课,对我而言谈何容易。累了,学生们会拿张椅子让我坐下来讲课,下课了,会倒开水给我喝,看到老师带病给他们上课,就连最调皮的学生也坐得端端正正,特别认真听讲,自觉完成作业。一大堆的作业要批改,让我觉得力不从心,但是我还是拖着疲惫的身躯把每天的作业都批改好。五年多来,除了白天上课外,我还深入家访,辅导差生,不但没有把功课落下,而且成绩依然保持在中心校前茅。组织上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曾多次动员我到中心校担任较为轻松的文书工作,但都被我婉言谢绝了。我离不开孩子们,更离不开这边远小山村的孩子,跟他们在一起,我感到更充实、更快乐。我深深地觉得是学生让我找到了生的希望,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燃起活下去的勇气,让我战胜自己、战胜病魔,让我有限的生命过得有意义、有价值。


   回想起来,我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迹,只有润物细无声的朴素情怀,感谢各位领导、各位同行、各位朋友,给了我爱与力量,让我能荣幸地成为全国最美乡村教师。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在我有生之年,我向你们保证,我会以“爱”字当头,以“责”为重,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在学生身上,让教育的阳光照亮边远山村!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闫冬

热词:

  • 我的根在上洋
  • 我的爱在讲台
  • 庄巧真